金沙澳门官网手机版-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

游昌德宫

到首尔的第3天早上,天色阴沉,时不时还下起了毛毛雨。大猫老毛病犯了,又贪睡过了头,从旅馆快步来到栗谷路敦化门路丁字路口北侧的昌德宫大门敦化门边,已经10点半了。

因为知道昌德宫必须组团参观,大猫孤身一人,最怕没有团队可参加。谢天谢地,敦化门外已经有好几群游客了,有一群人相互说着大猫非常熟悉的语言——普通话,大猫从他们的小旗子上看出是一个新加坡旅游团的;另外几群则全部来自一个国家,他们叽叽喳喳,说着韵律单调的日语。

这时,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士笑盈盈地走过来,用英语招呼道:“您好!请问您来自哪个国家?”

大猫答道:“中国。”

那女士笑得更明朗了,改用非常标准的汉语说道:“太好了!我是这里的免费中文导游!您看,他们都是新加坡来的中国人(准确地说应该是华人,但那些新加坡人一个也没有刻意纠正),您就跟着我们组参观吧!”

那群新加坡游客非常礼貌而友善,纷纷主动打招呼表示欢迎。大猫谢了那位年轻的女导游,也对新加坡朋友们一一招呼致意。

3000韩元/张的门票,买好后大猫和新加坡朋友开始聊天,因为要到11点整就才轮到我们进去参观。大家嘻嘻哈哈,说着新加坡和上海的趣事,气氛非常融洽。韩国女导游也打趣道:“你们中国人就是要好,见了面像老朋友一样啊!”

我们全都哈哈一笑。

11点到了,大猫跟着队伍走入敦化门,来到昌德宫外院,这里古树参天,地坪仍然是朝鲜宫殿常见的沙土铺成,人走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响声。向右一转,是一座石桥,桥两头分别是石雕獬豸和乌龟像,桥面平铺着石板,两侧石栏上一边伫立着4只神态各异的动物石雕。

据资料记载,该桥建于朝鲜王朝太宗 11年,是首尔现存最古老的石桥,建造时考虑到了风水和警卫的双重需要,桥下的小河就是宫殿的护城河——禁川,桥名“锦川”即为“禁川”的谐音,为求吉利改“禁”字为“锦”。比较特别的是,禁川很窄,但锦川桥居然建了2个桥洞。

过了锦川桥就是进善门,进门后是一个矩形的院子,对面是与进善门一模一样的肃章门,左侧是仁政殿的大门仁政门,右侧是一排低矮的回廊。院落中,从进善门到肃章门铺设了石板,而从仁政门拾阶而下,也是条石板路,与两门之间的石板路交汇。除此之外,则仍然是常见的沙石地。

向左一拐,进入仁政门,该门单层飞檐,左中右三镗门,朱红漆面、彩绘装饰,非常典型的中土传统风格。进门后,即可看到与仁政门遥相辉映的昌德宫主殿——仁政殿。

仁政殿坐北朝南,正5间、侧4间,屋顶采用重檐合阁造型,气势不凡;据资料介绍当年国王在此处理朝政。

大猫踏上仁政殿的三层石阶,站在殿门外向里张望,但见斗拱、梁柱均为彩绘,而天棚藻井镶嵌非常细致、装饰美丽,显得比一般朝鲜宫殿正殿豪华。正对着殿门,北墙前是当年国王的御座,御座后放置了一面巨大的翠绿色锦缎屏风,绘有朝鲜王朝独特的图案——日月五峰图。

经导游指点,大猫看到了仁政殿屋脊的花纹形状十分独特,导游称这是当年日本吞并韩国后,为降低朝鲜王室等级而绘上的代表“公爵”勋位的花纹。

经过仁政殿右侧的肃章门,大猫一行来到了宣政殿,但该殿并未对外开放,所以只能站在门外一睹其概貌。从外观上看,远不如仁政殿规模宏大。

据导游介绍,宣政殿是当年国王办公的地方,该殿最大的特点是采用了青色的瓦片,在整个昌德宫中,宣政殿是唯一使用青瓦的,象征着王权和威严;大猫想,难怪韩国总统府青瓦台也使用青瓦呢。

继续向东走,大猫一行便来到了当年国王的寝宫——熙政堂。据资料介绍,熙政堂自朝鲜王朝纯祖国王起一直用作便殿,该建筑毁于1917年的一场大火,后将景福宫康宁殿移至此处重建。大猫注意到,该殿虽采用典型的传统建筑风格,但已融入了一些近代化因素,如大门的斜坡车道、外凸的门廊天棚装了吊灯等,和1990年代大猫参观中南海看到的一些建筑类似。果然,导游的介绍证实了大猫的判断:为便于废王搭车,熙政堂前建有外凸的门廊,堂内布置有西式家具、窗帘框、红地毯及电灯等。非常遗憾,该建筑的内部不对外开放。

从煦政堂向北走,就到了大造殿,该殿系典型朝鲜宫殿建筑造型,单层飞檐,9开间一字排开,因用作王妃寝宫,采用没有屋脊的无梁阁建筑形式。据资料介绍,大造殿系1920年将景福宫交泰殿移至此处重建而成,殿内配以西式家具和装修。可惜得很,这一建筑也未对外开放。

接着,大猫一行又匆匆路过了大造殿北面的景熏阁,规模稍小,一字排开8开间。

沿着一条砂石小道走不到10分钟,就到了昌德宫东北面的秘苑。据资料介绍,秘苑建于朝鲜王朝太宗国王时期,是国王和王族休息的地方,又称“北苑”和“禁园”,自高宗起称为秘苑。

秘苑依山而建,苑内丘陵和峡谷几乎保存自然原貌,不愧为“韩国第一庭园”。站在莲花池边,可见芙蓉亭、宙合楼等亭台楼阁和天然峡谷溪流,还有当年曾充作科举考场的映花堂、建在荷池旁当年国王垂钓的鱼水亭、钓鱼台以及池中的鞭蓉亭等,景观十分清雅。

离开秘苑,新加坡朋友打算结束参观了,大猫意犹未尽,便和导游商量,能否安排参观英亲王夫人李方子女士的故居——乐善斋。本来,大猫不抱多大希望,没想到导游女士一口答应,并请2名年轻的随团工作人员陪同大猫前往,大猫千恩万谢,而导游则热情地说,遇到喜欢了解朝鲜历史和宫殿建筑的中国朋友,应该她说感谢才是,还说她最喜欢的宫殿就是故宫,当年在北京留学的时候,一共参观了11次。

与导游女士和新加坡朋友道别,大猫在工作人员带领下向南走,一路上,工作人员告诉大猫。每年的3-9月份,每个星期四,昌德宫对个人开放,欢迎大猫到时候再来好好地参观;工作人员还告诉大猫,现存的朝鲜王朝5大宫殿,只有昌德宫得到了较好的保留,而其他宫殿,则以仿制复原为主,所以必须尽心尽力地保护,不得已采取了团队参观的形式。

来到乐善斋前,大猫被眼前凄美的景色震慑了!成片的古树环抱着小小的院落,天光透过茂密的树枝,给大地打上斑驳的阴影;地面上,很厚的一层枯叶在微弱的天光下发出惨白的颜色。低矮而古朴的房舍,白色的石灰矮墙、黑色的筒瓦、本色而裸露的梁柱和小门,在风吹落叶声中显得十分神秘、肃杀。

站在乐善堂的大门口,大猫悄然止步,咀嚼着从书本上看到的多年前那段悲惨故事:

一个正值花季的日本贵族女孩,在当局精心策划的阴谋操纵下,被迫与亡国贵族、日本扣留的人质朝鲜英亲王李垠成婚,而结婚的真实理由是如此卑劣:因为女孩被诊断为不能生育。

然而,上帝怜悯这对可怜的年轻人,女孩生育了,而且是个男孩!但操纵其命运的黑手再次出现了:初生的孩子莫名其妙地出现中毒症状而夭折在英亲王夫妇从日本回朝鲜的海轮上。

后来,英亲王夫妇又有了一个男孩,为了儿子的生命,苦命的夫妇再也不敢回到朝鲜。

日本战败后,当在韩日本人纷纷返回日本时,身在日本的这位昔日贵族女孩、当今没落朝鲜王族夫人却做出一个决定,和体弱多病的丈夫一起返回韩国,让丈夫叶落归根。

多次向韩国政府提出申请,一次次被拒绝,光阴似箭,转眼已经是1963年了,英亲王夫妇终于来到了这个已经非常陌生的国度,面对的是昔日被压迫者本能的仇视和冷漠;丈夫住在医院,多少个夜晚,可怜的女人独自在这冷僻的宫中以泪洗面。一年又一年,红颜褪去、洗尽铅华,留下的是一颗对丈夫、丈夫家族、丈夫的祖国理解和热爱的心。丈夫去世了,死在他的祖国,日本女子不舍得离去,继续默默洗刷着自己的原罪,并成为了作为韩国国民的李方子,在自身生活非常艰难的同时,面对多次被误解、被羞辱,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照顾韩国残障儿童的事业中去。

执拗倔强的韩国人民被方子的真诚感动了,慢慢地理解、接纳了她。就在眼前的小屋,方子女士平静地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根据方子女士的遗愿,她的遗骸被永远留在这片苦难的土地上。

工作人员打开了乐善斋的大门,庭院很小,本色的木柱、木梁清晰地显示出岁月的无情,四周房舍那一扇扇单薄的纸糊木门,被溯风吹得嘎嘎作响。大猫已经不忍心去探究那一间间房舍的秘密了,生怕打扰了盘桓在此不舍离去的苦难灵魂:尹大妃、德惠公主、李方子女士……愿你们安息!

在庭院中伫立片刻后,大猫默默地离开了乐善斋。

走在通往出口的小路上,耳畔鸟鸣不绝。一只乌鸦,正落在一棵枯树的枝头,看到大猫走近了,呱地一声长啼,忽地飞了起来,拍打着翅膀,冲破枯枝的樊篱直上青云。

大猫这辈子可能不会再来昌德宫了,这里有太多的压抑、太多的忧伤、太多的悲惨故事。

出了昌德宫,顿时觉得天高地阔。西侧现代建设株式会社大楼前,一群罢工工人开来了好几辆宣传车,高音喇叭播放着激越的歌声——

兄弟们,大团结,

去抗议、去斗争,

……

工人兄弟们头绑红色布带,振臂高呼:“反对裁员!工作是我们的权利!”,一个个满脸的激愤。看着他们,大猫又想到了几天前釜山电影节一条街遇到的失业摆摊谋生的大哥、想到了釜山海云台小巷口卖鱼的大嫂、想到了风烛残年还在扎嘎其市场外寒风中艰难地剖鱼的老奶奶,……人活着,都要生活,他们都在战斗!

遐想间,大猫豁然开朗了,曾经怎么也不能理解的朝鲜文化中的“恨”字,一下子在大猫脑海里变得生动鲜活起来:

那是弱小者一次次被别人逼到墙角,瞬间对命运的叹息,以及做最后抗争发出的怒吼啊。没有辽阔的国土、没有丰饶的资源,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这一口气,这一声怒吼,维系着这个悲情民族。多少民族消亡了,但充满“恨”的他们,却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图片 1(这就是昌德宫的主殿仁政殿,受中国宫殿建筑影响很大,但也有自己的特点。)

图片 2(这就是秘苑的莲花池,景色非常清雅。)

图片 3(这就是煦政堂,请注意看,有近代化的汽车坡道了。)

图片 4(凄美、肃杀,大猫在这里伫立了很长时间。)

图片 5(这是院内,可以看到整个院落被古树环抱。)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手机版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游昌德宫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